Biography of Venerable Bodhi Bhikkhu:

Bhikkhu Bodhi is an American Buddhist monk from New York City. Born in Brooklyn, New York, in 1944, he obtained a BA in philosophy from Brooklyn College (1966) and a PhD in philosophy from Claremont Graduate School  (1972).

Drawn to Buddhism in his early 20s, after completing his university studies he traveled to Sri Lanka, where he received novice ordination in 1972 and full ordination in 1973, both under the late Ven. Ananda Maitreya, the leading Sri Lankan scholar-monk of recent times.

He was appointed editor of the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in Sri Lanka) in 1984 and its president in 1988. Ven. Bodhi has many important publications to his credit, either as author, translator, or editor, including 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 A Translation of the Majjhima Nikaya (co-translated with Ven. Bhikkhu Nanamoli (1995), The Connected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 a New Translation of the Samyutta Nikaya (2000), and In the Buddha's Words (2005).

In May 2000 he gave the keynote address at the United Nations on its first official celebration of Vesak (the day of the Buddha's birth, enlightenment, and passing away).  He returned to the U.S. in 2002. He currently resides at Chuang Yen Monastery and teaches there, and teach at Bodhi Monastery. He is currently the chairman of Yin Shun Foundation.

 

ACTIVITIES


Fridays :

07:30 PM - 08:00 PM Group Meditation

08:10 PM - 09:30 PM Group Dharma Study 

The Buddha's Enlightenment Story - by Venerable Bodhi Bhikkhu

  As a Buddhist, we possibly know more or less the story of Buddha's own  enlightenment.  However, most of us may know very little about the  details.  For example, during the 7 days intense meditation under the Bodhi tree, what thoughts appeared in the Buddha's mind?  What meditation attainment did the Buddha achieve prior to the final liberation? What investigation did the Buddha conduct to obtain the liberating knowledge? Is it true that the Buddha's enlightenment was triggered by looking at a star?

  Come to our weekly Dharma study.  Together, we will learn the Buddha's  enlightenment story as illustrated in the sutras from Majjhima Nikaya, 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相當於北傳 中阿含). The lectures were given in English by Venerable Bhikkhu Bodhi during a 3 years long course titled "Exploring the World of the Buddha, a Systematic Study of the Majjhima Nikaya".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learn the entire course, you can download the audio lectures from the following website:
     http://www.bodhimonastery.net/courses/MN/MN_course.html

Brother Hanlin Wang will chair our learning lesson and discussion.

Saturdays :

09:30 AM - 11:30 AM (please be on time)

Group Meditatio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Ch'an (Zen) Meditation)

Location :

2648 Prairie Street, Ann Arbor, MI 48105

Please park at the Clague Middle School Parking Lot

(734) 665-1002



開照長老簡介

開照長老出生於馬來西亞,于1987年在檳城洪福寺出家,再到泰國受比丘戒. 是名行腳僧。長老1988年開始監獄弘法,20多年來與死囚結下「生死之交」,開啟他們遲來的醒悟,將佛法帶進心靈的荒漠。他的慈悲不知軟化了多少身陷囹圄,手腳帶著重重鐐銬的硬漢子,進而皈依佛教,被譽為監獄法師 囚犯救星及人間地藏菩薩。開照長老也到各大專院校舉辦佛學營,渡化青年學佛。他于1999年在加影成立寂靜園林,常到世界各地弘法,是位走入人群的人間比丘。


鬼門關前暫歇一會

開照比丘 /  寫於 Ohio 監獄

201185 (第一天)

大家都準備好,

89日將是他生命中「最後的聚會」,邀請了四方親屬朋友來見面。

816日即是他的「最後一天」,記他這期生命的句點。

今得消息, 刑期要延續到明年(2012)1113,

在鬼門關前可以暫歇一會了。

 

85日至7日共三天,與這位美國死囚約定,有三天(18小時)的密集禪修學習。

大家不因為「刑期」延後而取消這三日的學習,監獄方面也不因為「延續」故,而取消這預約。

彷佛彼此都有共識:死是必然性之真理,無需去擔心;延續刑期是官方與律師們的考量,

尊重他們,不必去抗拒。有更多時間學習才是重點所在。

抱著如此的心態,暫逃過鬼門關的這位死囚,心也無太大的壓力。

與死囚在監獄內一起共修,彼此的感受不同,

或許環境不同,對象有別,時間有限。

話要短說,方法要簡單,問題要切入得正。

那種氣份是肅靜,沒有壓力,心是認真的。

雙方都有這感覺,忘了時間,交出了真情。

更微妙的是「彷彿彼此有心力的交流」,

活在另一「安祥、無諍」心靈溝通世間里

死囚、我、翻譯員三者的神情都是集中的,將心打開,談吐輕鬆,自然,

有時靜得只聽到彼此呼吸聲

說法時只有聲音,

誦經時聲音遍滿整個小房間

這三天將教導修「佛隨念」,堅立起對佛陀的信心不疑;

修「死隨念」令心對死無恐懼,心得安忍;

增強「慈心觀」對未來與過去的人事物,無敵意。

三法對治「貪與瞋」令心不痴,

此法應知、應斷,應修,應証。

我們都相信,依此法修,此苦不增,他樂會生。

時間到,沒有依依不捨,

因為明日還可以再見, 再延續。

 

201186 (第二天)

8.30am2.30pm是我們會見的時間,

再延續第一天的禪修訓練。

他準時等候著我的到來。

自己習慣了在禪堂,或坐在大自然禪修,

這時不在禪堂,別說在大自然,只是一間小小的房間。

不過「面對面」,是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成了一種親切感,彷彿許多事情,就在面對面更為直接的指引,

有點像武俠小說畫面里在密傳心法情境。

心的坦然,不怕牆上「電眼」在檢視著我們,

也把玻璃窗門外的守護人變成透明人。

專注的心,集中的精神,

可感受到經中常說:心正直時,隨著謙恭、順從、好調教、易受教。

接著心是柔和,體會到那一刻不慢、不自大、不虛榮、不自滿狀態所帶來的非凡。

所謂法喜即活生生的呈現在彼此的眼里、心里,感受中,

這一幕真令人難忘懷。

他說:如此面對面學,圓了久遠的心愿

更說到:雖然不能常常如此,但曾有過,走過,努力過,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這一生很值得回憶,這一生里還有什麼要求呢?

他在感傷中帶有肯定的語氣說:

因為犯錯,有今日的判決,讓我不敢再錯。若沒被捉住,我將會一錯再錯,害己亦害人也。

感恩這應有的判刑,改變了我。

因為佛法的原故,讓我建立起正見,找到依處。

因為禪修,直接,徹底讓心靈找到安穩的方法

若是有一天我能活著出來,問我是如何渡過這二十多年在監獄里,我不愿告許他們我是日夜沉迷著電視節目、

躲進健身房內運動、探究不同的知識等,來逃避心里的壓抑。

我會告許他們, 我對佛教的敬佩,即是在教導人,如何調心、護心、守心的方法,即受用就在日常生活里。

如今,我覺得時間對我而言太重要了,太多的知識「追」不完,要有選擇性,因為生命是有限。

聽得我慚愧萬分,回想自己該有的機會,也不太會珍惜,平時還有諸多的要求,而且許多時候,還如此懈怠呢。

這次延遲刑期,他心里很感恩

他說:活一天,多一點時間修心是件快樂的事。

不是怕死,覺得時間不足夠而已。

雖然暫時躲過了鬼門關可以歇一口氣,

始終還是有那一天會「斷氣」,

死是必然的法則!

如此密集禪修課程,是填補了心中的生命力,

對未來是未肯定,有了深深的體會;未來必會有結果,不否認

過去的信仰只有一世,如今轉向三世的堅信,心情很不一樣。

他再說:如今有了方向,有了未來,此時又有了方法,盡頭不是死路,而是有了另一出路。

看到死囚的轉變,他那份的精進,提醒了我:不好再懈怠了。

禪修,開示、交流,這一天六小時間就是如此的過了。

依舊沒有不捨,因為彼此也知道。修心功課還是回到自己的身上。

離開時,他還說:昨晚將禪修方法用上,但午夜因其它囚友影響了睡眠。擔心今日沒精神,

再說早餐也沒有用,沒想到今天6小時,居然沒打瞌睡。

我笑笑說:你的功力深厚。

其實我真的很累了,昨晚我是睡的不夠。

還有一天明天再見,而死囚卻希望天天能見面。

 

201187 (第三天)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同樣的人,不同的是心境。

三天的課程三個禪修方法:

佛隨念加強對佛陀信念的情懷,喚醒信心與自覺是何的重要;

死隨念驚覺了心要精進,不畏死的來臨,能捨世間恩怨才是關鍵;

慈心禪令心無敵意,能安然接受一切的轉變,能無悔過一世。

對一個時間不多的死囚而言,

對一個面對死即將來臨的人,

對一個懷著怨恨在心者來說,

或許這三方從對治到調柔,心得安穩吧。

今日是最後一天訓練,禪修的時間也較長一點。

往后何時再見,誰也不知,唯把握時機。

與死囚談死,如何面對死,佛陀是如何看待死,從死談到業與輪迴的關係。

對死囚而言聽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呢?

他的回答,可真令我讚也! 他說:

他接觸的宗教不愿與他談死,唯佛教可以公開的談死,並把死的真相前后說明。

他一點也不介意談死,此是正時繼對我說:在死囚室的囚友們,大多數的人都不愿聽到有關死的課題、更不能接受死的來臨。明明知道死期必到,也要假裝不知。

人心只想活,怕面對死。在兩年前,知道死期的到來,時間還有七天,家人會見時,家人也不愿談到死或死后如何處理,可見許多人都怕談「死」的話題。

他回想這一生,並說:未入獄前曾躲過了死在外面。入獄后在兩年前也逃過必死的一天,此時又再延遲刑期,「死」字觸動了心,不可躲避了,要尋找答案,要正面對它。

他又說:死對我而言,成了助緣,也直接影響了學佛的決心。

傾聽死囚的心得,又一次看到「人」與「佛法」是那麼的密切。一念的轉變,都是令人大開眼界。

回想自己也曾被煩惱一次又一次的征服,也沒正視的去面對。在死囚面前我感到多麼的「羞愧」。

時間分秒的過去,三天的密集禪修,也告一段落。

將離開那一刻,他是有點不捨了,他希望來日有更長一些時間訓練。

我呢,先完成這次的承諾,何時再來,不敢答應。只說到:若是再來美國,盡量安排再來。

離別的一刻,他說:

回想當時一念的「恨」,造了重大的錯。才了解「瞋止瞋不能解決瞋之理,唯慈才能化解」。

因為有「錯」,對「因緣果」有了深深的體會與認識,一切得要負起責任。怨不得他人。

因為「死刑」這判決,啟動了對「佛法三世因緣觀念」的信念,找到了希望。

他更說到:若不是「恨故」、「錯故」與「死刑即來臨」,今日也不會學佛了。

每個人學佛的因緣不同,大多數的共同點即是「煩惱故、錯故、苦的逼迫故」, 會觸動心尋求解脫之道。

若與死囚來比較,死囚能逃過鬼門關是不多的,回頭的是心,這是很肯定的

只是果報的成熟仍躲不了,唯寄望放在來世。

「付出如此大的代價,換回來的轉變。找到了方向,應該是值得回億吧。至少心也不會太難過了

他這句話,也說得那麼真實。

這三天的學習,是他生命的第一次,也令其它死囚們羨慕,他說每次回到死囚房,

熟悉的朋友都來詢問今日學到什麼,聽了之后,很感興趣。

因此他向我提出兩項建義:

1、保持探訪性質,可以一對一的指導;

2、申請成為宗教師的專業身份,可以讓更多人定期一起來學習。

他的建議,使我感動,不只為自己,但愿更多人分享到佛法的好處。

彷彿在美國開始重演在馬來西亞初步踏入監獄啟動的轉變一樣。

一個傳一個,一間接一間被邀請到不同的監獄去。

跨國監獄,隨緣即好了,不敢答應這死囚的建議

他的轉變,也提醒了自己,應該好好的努力。

踏出這監獄大門,首次主持三天的課程,讓彼此留下美好的回憶。

記得在馬來西亞時,希望能有如此的密集課程給死囚訓練,但始終沒有這機緣。

結果,卻落實在美國這塊士地上,真的有點難思議了。

()